首頁
> 廉政教育 > 家規家訓

錚錚家訓 赤膽忠心——記南京市博物總館館藏“黔寧王遺記”金牌

發布日期:2019-04-12 10:20 瀏覽次數:

凡我子孫,

 

務要忠心報國,

事上必勤慎小心,

處同僚謙和為本,

特諭,慎之,誡之。

——“黔寧王遺記”金牌銘文

黔寧王沐英像

編者按:

習近平總書記說:“讓收藏在禁宮里的文物、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、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。”

中華文明的氣象,既體現在人的精氣神,也體現在物的形式與內涵。一件件文物,是我們的先輩雙手勞作的結果,亦是運用智慧的結晶,這其中有多少故事,值得我們側耳傾聽。為此本版開設“文物說史”專欄,試圖經由物之美,探賾人之魂,敬請關注與參與。

家訓金牌 世所罕見

1974年春,南京市江寧縣殷巷公社在將軍山采沙時挖出了一座墓葬的墓頂,隨后,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員會安排考古人員進行了清理發掘,后證實此處為明代黔國公沐啟元的墓葬,墓葬中發掘出土珍貴文物達180余件,其中有一塊珍貴的“黔寧王遺記”金牌,此金牌現珍藏于南京市博物總館,為國家一級文物。

“黔寧王遺記”金牌,圓形,直徑13厘米,純金打制。上部裝飾有兩片蕉葉,頂部有一圓形穿孔以便系繩。金牌正面居中刻“黔寧王遺記”五個空心大字,左右兩邊分別刻“此牌須用”“印綬帶之”兩行文字,字體略小。金牌背面刻字五行,為“凡我子孫,務要忠心報國,事上必勤慎小心,處同僚謙和為本,特諭,慎之,誡之。”

這塊金牌其實是塊“家訓金牌”,背面所刻文字是墓主人沐啟元的先祖、明代開國功臣、黔寧王沐英對后代的教誨,意在訓誡子孫供職朝廷首先要忠心報國;對上級要敬重有禮、謹言慎行、勤勉盡責;與同僚相處則要以誠待人、謙恭平和。這三十字家訓蘊含儒家傳統的為人處世之道,提醒后人不忘祖先教誨,涵養清正家風,如此方能福澤綿長。

這三十字家訓對于今人來說,仍有珍貴的借鑒意義。值得一提的是,這塊“黔寧王遺記”金牌是迄今為止明代考古中僅見的一塊,也是我國古代墓葬中發現的唯一一件來自顯赫家族的家傳遺訓。

汗馬功勞 純勤不二

明代開國功臣沐英,字文英,安徽定遠人。沐英生于元至正四年(1344年),自幼失去父母,被朱元璋夫婦收為養子,跟隨軍隊南征北戰。自十八歲起,沐英就單獨領兵作戰,敏捷果斷,屢建戰功,深為朱元璋器重。沐英由帳前都尉一步步晉升為大都督府同知,開始擔當軍事要職。他連年征戰陜、川、藏等地,因軍功封侯。洪武十四年(1381年),沐英與傅友德、藍玉率三十萬大軍征討云南,在曲靖與元軍主力十余萬人對陣。沐英趁著濃霧率軍到白石江,在具有決定性意義的白石江戰役中,沐英一戰而生擒元軍主將達里麻,云南境內的元軍勢力徹底瓦解,望風而降。緊接著,沐英等人又分道平定了云南境內“未附諸蠻”,立下赫赫戰功。之后,朱元璋命沐英留鎮滇中。

在鎮守云南期間,沐英沉穩堅毅、寡言慎行,盡忠職守、克己奉公,好賢禮士、體恤兵民,浚廣滇池絕水患,開發鹽井通商旅,“百務具舉,簡守令,課農桑”。沐英在云南的施政,最為重要的一項是積極推行屯田,除下令軍隊屯田之外,他還采用招民墾種、移民墾殖等措施,鼓勵開墾荒地,取得了顯著效果,“歲較屯田增損以為賞罰,墾田至百萬余畝”,既解決了明朝駐滇官兵給養及轉輸等問題,也大大促進了云南地區的開發和建設。通過軍屯和民屯,大批內地百姓遷入云南,自此世代居留滇中,促進了內地與邊陲地區的經濟與文化交流。

當時云南初定,人心并不穩固,沐英一方面繼續發揮自己卓越的軍事才能,多次平息境內叛亂;另一方面充分運用自己的政治智慧,對西南各族人民“順而撫之,撫而治之”,促進了民族融合,為維護我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安定團結發揮了積極作用。

雖然公務繁忙,但沐英酷愛讀書,手不釋卷,空閑時經常與儒生談經說史。他還非常重視道德教化,增設學堂、諭理勸學,以文化人、移風易俗,對提高云南文化教育水平發揮了重要作用。因為治理有方,數年間,云南百姓就過上了安居樂業的生活。朱元璋稱贊道:“使我高枕無南顧憂者,汝英也。”

洪武二十五年(1392年),皇太子朱標病死,沐英與他一同長大,感情很深,沐英聞訊后哀傷過度,繼而得病,卒于昆明。朱元璋下令將其歸葬京師,葬于南京江寧將軍山,追封黔寧王,謚“昭靖”。回顧沐英的一生,無論是馳騁疆場,還是坐鎮邊陲,他都用自己的實際行動給家族后人作出了示范,“汗馬宣勞,純勤不二,旂常炳耀”,充分詮釋了“金牌家訓”精神。

將門虎子 威震遐荒

沐英作為明初重要人物,位尊而不傲,功高而不驕,知恩圖報,忠誠本分。他的為人處世之道深深影響著后世子孫,雖然并非個個都能恪守家訓、不辱家聲,但有明一代,沐氏家族也可稱得上人才輩出,尤其是沐英的三個兒子沐春、沐晟、沐昂先后鎮守云南,均在官方正史中留下了正面的記載。

沐英長子沐春十七歲就跟隨父親打仗,洪武十八年(1385年)積功升任后軍都督府僉事,洪武二十五年沐英去世后,沐春奉詔襲父爵,繼鎮云南。沐春在戰爭年代的艱苦環境中成長,跟隨父親轉戰南北,襲職后繼承父志,平定境內多次叛亂,并且延續了父親大力在云南屯田的政策,史稱沐春鎮守云南七年,“大修屯政,辟田三十余萬畝”,又“鑿鐵池河,灌宜良涸田數萬畝,民復業者五千余戶”。沐春文韜武略都有沐英的風范,深受百姓愛戴,洪武三十一年(1398年),沐春逝世后,百姓曾立祠紀念,朝廷謚“惠襄”。

沐英次子沐晟天資清淑,聰敏端厚,“寡言笑,喜讀書”,從小就深得朱元璋喜愛,朱元璋嘗授后軍左都督。建文元年(1399年),因兄沐春逝世且無子,沐晟出鎮云南,襲父親爵位。沐晟一生經歷了不少戰事,成敗皆有,若論戰功,則以永樂四年(1406年)討伐交趾為最。是年,沐晟為征夷左副將軍,與大將軍張輔分頭帶領軍隊從云南出發討伐交趾,次年功成,明朝在此設布政使司管理,沐晟因戰功獲封黔國公。正統四年(1439年)沐晟逝世后被追封為定遠王,謚“忠敬”。沐晟鎮守云南長達四十年,歷經建文、永樂、洪熙、宣德、正統數朝,盡忠盡責,其家族在云南的影響力也日益增加。

沐晟逝世后,其子沐斌襲父親爵位,但留居京城,而以沐英第三子、沐晟弟沐昂代鎮云南。沐晟領兵鎮守云南期間,明成祖提拔沐昂為都指揮同知,讓他隨軍鍛煉,不久升為右都督。相較于武功,沐昂似乎對文學更有興趣,據史料記載,沐昂喜好詩文,喜與文人交往,他收集了明初寄居滇南二十一家詩人的作品,親自編成《滄海遺珠》。

沐春、沐晟、沐昂鎮守云南期間,他們繼承沐英遺志,努力穩固西南邊陲,平息了多場叛亂。他們承襲父親開發云南的措施,繼續在云南墾荒屯田,興修水利,發展手工業,重視社會教化,積極傳播中原文化。可以說,在明初數十年間,云南經濟社會得到恢復和發展,人民生活轉趨穩定,國家利益得到維護,沐氏三兄弟功不可沒。

從沐英封侯,到沐晟被加封黔國公,沐氏家族深得朝廷信任,世代鎮守云南,與明王朝相始終,共傳十二代。出土“黔寧王遺記”金牌的墓主人沐啟元是沐英的第十一世孫,他在爵時間僅有三年。

沐啟元之后,沐英的第十二世孫沐天波于崇禎元年(1628年)奉詔襲黔國公爵,此時明王朝已經千瘡百孔。崇禎十七年(1644年),清軍入關,明朝宗室及文武大臣大多逃亡南方,其中一部分人在廣東肇慶擁立明神宗朱翊鈞之孫朱由榔,定年號為永歷。沐天波盡心輔佐南明永歷帝朱由榔,永歷十五年(1661年),清軍進入昆明,沐天波追隨朱由榔逃入緬甸,他對天立誓,將以身殉國,寧舍一命不舍大明。

朱由榔一行人等進入緬甸后不久,沐天波便感到“緬意日薄”,深恐將會遭遇不測,在他提出將朱由榔轉移走的建議被拒絕后,他仍忠心耿耿緊隨朱由榔,不離不棄。這年八月,緬甸國王邀約共飲咒水,盟誓以結友好,沐天波等部分文武官員受命前去赴約,結果陷入緬軍包圍。為了帶領大家沖出包圍,沐天波“出袖中錘擊殺十余人”,終因寡不敵眾被殺,史稱“咒水之難”。末代黔國公沐天波以其赤膽忠心,踐行了祖輩的錚錚誓言。

清代學者邵廷采感嘆道:“洪武勛舊同國終始者,魏國、黔國及誠意數家,而致命竭忠,天波尤著……及委蛇緬廷,冀免主危,雖寧俞之忠,無以過之。然天道虧盈,秦、晉、楚、福諸王,積逾千萬,身遭葅醢,謚為至愚,而沐氏享祚三百年,死猶以忠節著,豈非盛德之報哉!”這一評價至今讀來仍令人無限感慨。

“黔寧王遺記”金牌上的家訓,看似樸實無華,卻字字珠璣,蘊含著深深的家國情懷,也留下了這許多感人至深的忠誠往事。

(本文獲得南京市紀委監委、南京市博物總館的大力支持)

◎鏈接

南京市博物總館是國家一級博物館,也是國家一級博物館中唯一一家實行總、分館制的博物館,總館成立于2013年底,是融匯南京古代史、近現代史、革命史、城市史、文保、民俗與非遺等諸多門類的綜合性歷史藝術類博物館,館藏文物10萬余件(套)。南京市博物總館下轄“七館一所”,包括南京市博物館(朝天宮)、太平天國歷史博物館(瞻園)、中國共產黨代表團梅園新村紀念館、南京市民俗博物館(甘熙宅第)、渡江勝利紀念館、江寧織造博物館、六朝博物館和南京市文化遺產保護研究所等,是南京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 

信息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
打印 關閉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开乐彩怎么玩